《白鹿原》周四青岛电视台开播 精彩看点抢先看

2019-01-14 14:51 来源:爱青岛

  由刘进执导,申捷编剧,刘惠宁监制,张嘉译、何冰、秦海璐、刘佩琦等实力派演员领衔主演,雷佳音、翟天临、李沁、邓伦倾情加盟的改编自陈忠实同名巨著的近代传奇剧《白鹿原》,1月17日登陆青岛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该剧讲述了陕西关中平原上的白鹿村中,白、鹿两大家族,横跨半世纪、绵延三代人的跌宕纷争,展示了渭河平原从清末民初到解放胜利五十年间风云变幻的生活史诗。

  该剧是一部20世纪初渭河平原50年变迁史。特殊的背景,浓厚的关中风情,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古老的土地,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剧中朱先生对传统道德的坚守,白嘉轩正直与仁义,鹿子霖圆滑世故,白孝文情感波折,白灵投奔革命,黑娃被迫为匪,鹿兆鹏追求理想,鹿兆海舍生为义,演绎了两个家庭不同子孙,曲折的人生轨迹和命运归宿。大革命洪流不息,日寇入侵危机四伏,三年内战社会动荡,白鹿原风云变幻,古老的土地在阵痛中颤栗,但是中华民族的根脉必定在洗礼中承传,变革要对旧体制和生产方式重新改写,迎来明媚的阳光。

  看点一:大制作:情怀为根,1.6亿投入大制作再现经典

  《白鹿原》以陕西关中平原上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讲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之间恩怨纷争的故事。饱含着这种史诗大剧的情怀,它所反映的不仅是陕西文化风貌,更是反映整个时代变迁、人性淳朴的大情怀。《白鹿原》的原著之所以能成为经典,便是因为作者在50年的历史变迁中呈现出了陕西关中平原上的生活群像和人性激变。《白鹿原》原著作家陈忠实先生一直认为“电视剧,是最适合表现原作的形式”,这是电视剧庞大的体量所决定的,也是剧作题材的优势。

  剧中白、鹿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既有传统社会里有如白嘉轩、鹿子霖各自持守的不同价值观之间的冲突,也有新时期来临时,如兆鹏、白灵一代向往的焕然一新的精神气象和思维方式。该剧传达了整个中国近代转型的精神风貌。传承与抗争,叛逆与坚守,是白鹿村的困境与白嘉轩的难题,也是社会迈向新生的必经抉择。《白鹿原》是渭河平原从清末民初到解放胜利五十年的生活变迁的著述,更是是深邃跌宕的中华民族宗族文化传承与发展的史诗。

  看点二:张嘉译秦海璐相守一生并肩同迎原上风云变幻

  从《蜗居》中的宋思明,到《悬崖》中的周乙,饰演男主角白嘉轩的张嘉译,是家喻户晓的演技派,作为地地道道的陕西人,他坦言,对《白鹿原》这部小说很熟悉,上学时就看过,接到这部戏时很激动,“不知不觉就用陕西话看完了”。著名导演同为该剧监制的刘惠宁对“视帝大满贯”张嘉译在这部作品中的表现也赞不绝口。他表示:“张嘉译饰演白嘉轩非常合适,他积累的人生厚度可以和白嘉轩这个角色对话。”除了出演白嘉轩,张嘉译还担当了本剧的艺术总监,参与到了剧本、勘景、服化的各个环节,对待给观众展现出家乡的土地这件事上表现的十分严谨,在片场给群演讲戏都会将陕西民俗讲的十分通透。张嘉译对此表示“自己从小就受熏陶很热爱这片土地,家乡虽然是黄土地但是很有它自己的魅力,自己有深深的老陕情结”。也就是这种老陕情结让张嘉译对《白鹿原》的细节要求十分严苛,“农民的衣服要有被汗浸湿的质感”张嘉译强调:“作为陕西人拍陕西的东西,把活接下来了,就不能拍砸了,一直顶着一口气,一直和导演和团队说一部伟大的作品,先想能不能弄好,弄不好就别碰别糟践了,既然要拍,那就豁命把他做好。”张嘉译透露,面对《白鹿原》,每个人都丝毫不敢含糊。为了原汁原味地再现陕西关中农村风貌,在正式开拍前,剧组所有主演提前近一个月进驻陕西农村体验生活,与村民同吃同住。男演员田间劳作,女演员家里纺织,有如男耕女织的日子。

  饰演白嘉轩妻子仙草的秦海璐,1999年就凭电影《榴莲飘飘》连斩金马、金像奖两座大奖,一直游刃有余地挑战着多变的表演风格,在《桃姐》《钢的琴》等影视作品中都有出色表现。《白鹿原》是其产后复出的首部作品,为此她还努力减重了30多斤。“仙草”一角作为全剧最重要的女性角色,秦海璐从少年演到老年,诠释一位中国传统农村女性既平凡又传奇的一生。原著中,白嘉轩与仙草相濡以沫的感情让人动容。在秦海璐看来,仙草是白嘉轩的“灵药”:“白嘉轩疯魔也好,落寞也罢,身边总需要个人陪着。他们是一对很传统的夫妻,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不觉得什么,直到一个人要走了,另一个才突然发现接受不了。”《白鹿原》的一大亮点,是秦海璐仅用一集就“搞定”张嘉译,一个被流言蜚语压得直不起腰的男人,一个厨艺好、会给男人洗脚的贤惠女人,白嘉轩的欲语还休,仙草的大胆示爱,峰回路转的故事让观众欲罢不能,特别是在两位老戏骨的精心演绎下,男女之间从初识到暧昧再到相知相伴的情感经历被畅酣淋漓地展现出来,塑造角色的同时活灵活现地呈现了关中人文风貌。

  看点三:张嘉译何冰相爱相杀白鹿CP火花四射

  《白鹿原》刻画的重点之一是关中男人群像,年轻的白嘉轩和鹿子霖堪称世交,他们的上一辈感情甚笃,两人从小一块长大,是一对喜欢互相揶揄的损友。剧中张嘉译和何冰只用了一个小细节,就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两位主角白嘉轩和鹿子霖的性格特点:同样是跪地,白嘉轩腰杆笔直宁折不弯,鹿子霖却是畏首畏尾蜷曲猥琐。这点不但展现了人物的行事风格,甚至一定程度上昭示了两人未来的人生发展。何冰在接受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指出:“鹿子霖是陕北农民乃至于全中国的小人物的代表,深刻地集合了人性真实的一面。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身上有鹿子霖的影子。”

  随着剧情的发展,两人因为利益、理念等原因矛盾渐显。鹿子霖一门心思想要当族长,频频给白嘉轩下绊,白嘉轩也毫不示弱。何冰把人物的形象特点和心理特点都表现得入木三分。他嫉妒白嘉轩,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又不由自主的为之人格所折服,在几次生死关头维护白嘉轩和白孝文,这种连当事人都很难表述的复杂心态,被何冰演绎得丝丝入扣,毫无违和,深见表演功力。例如在剧集刚开始的时候,鹿子霖还没有那么沉稳和老辣,有点淳朴也有点轻狂,就像在老爸过寿的时候,鹿子霖表面上客客气把白嘉轩奉为座上宾,暗地里几次故意挤兑,在满面春风中看似自豪,却掩不住的自卑,嫉妒对方的刚直与威望,愤恨自己得不到族长的位置,何冰把这份连人物自己都未曾自觉的心态拿捏得非常准确。

  鹿子霖这个角色,聪明总是反被聪明误,心里有点小算盘也都藏不住,例如在换地一事,反复衡量精心计算还是中了白嘉轩的道,体现得恰如其分。

  不过,正应了剧中那句“白不离鹿,鹿不离白”,双方虽然斗得昏天暗地,但始终没彻底撕破脸。当两人因故入狱后,甚至在狱中交心,白嘉轩向鹿子霖下跪,要他陷害自己保其他人平安。鹿子霖胆小怕死,担心自己的安危,但又震惊于白嘉轩的气魄,心中矛盾不堪。此时,何冰演技爆发,用一个耐人寻味的表情恰到好处地展现了鹿子霖心中的天人交战,让白鹿CP形象更加丰满。

  看点四:清纯李沁颠覆演绎万种风情实力证明好演员不设限

  相比于电影版《白鹿原》张雨绮塑造的更为性感开放的田小娥,电视剧版《白鹿原》中的田小娥则更秀丽端庄。刘进导演称当初在田小娥选角时大费周折,但在见到李沁之后就认定她。作为90后新生代,李沁直言能够与这么多优秀的前辈合作,是“作为青年演员的一大幸事”。从开机前体验生活到正式拍摄,前后半年多的时间李沁一直“泡”在剧组,完全沉浸在“田小娥”这一角色之中,这与眼下快节奏的影视剧拍摄方式相比,的确是难能可贵。而张嘉译、何冰、秦海璐等人在拍摄过程中也对李沁的表演给予极大的帮助和指导,李沁坦言:“非常感谢老师们对我的帮助,正是因为大家全身心投入的创作,才使得原上每一个人物都有血有肉,打动我的是每一个小人物单拎出来都是完整的,一步一步地铺垫他们的命运。”

  李沁扮演的风情万种的田小娥作为剧中一大亮点,短短几个镜头中或妩媚招手,或绝望凝神,将田小娥“风情又悲情”的一面尽数展现,而与鹿子霖、黑娃和白嘉轩三个男人上演的激情片段,也令不少观众惊喜看到李沁青春气质以外的不同一面,展现出极强的爆发性及可塑性。作为原上最美的女人,光有风情并不是田小娥这个角色的精髓,还需惹人怜爱。田小娥是小说中悲剧性的人物之一,李沁的眼睛很会传情达意,在她的眼中能看到田小娥难以言说的苦痛和渴求依靠的柔弱。

  田小娥的一生,既有追求自由恋爱的勇气,又有屈从男人的悲凉。对于这个角色的情感道路,李沁坦言:“田小娥在我眼里是一个很生动的波澜壮阔的女人。她的一生跌宕起伏,就像花一样,一开始绽放,最后凋落。我觉得她其实很单纯只是渴望爱”。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